蘑菇里阿里

中秋快乐2333

生面大旗还没倒下!

还有草菇有没有一万年的我也不知道......

 还没写完,因为作业补不完了QAQ

反正我先送给生哥媳妇和健康吧

      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草菇精。它被一个不知名的人封印到了瓶子里。就这样,它过了缓慢的1万年。
       于是它就发霉了……
      (划掉)
       草菇精这1万年来,不管是风吹日晒还是电闪雷鸣,都在瓶子里勤奋的修炼,终于它成功地逃出了瓶子。
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它受了重伤。
       它遇见了一个聪明的渔夫。
       聪明的渔夫将它装回瓶子,然后扔进了海里。
       聪明的渔夫表示妖怪出来了,他很怕怕。QAQ
       可怜的草菇精只好在瓶子里随海飘荡了一年又一年。
       终于,草菇精通过坚持不懈地修炼,再一次打破封印。
       然鹅,它还在海里……
       草菇精就只好在海里漂呀漂呀飘,荡呀荡呀荡……
       不对!草菇精被捞了出来。
    “这海里怎么还有蘑菇?”罗浮生笑了笑。     
    “说你没文化吧,这海里怎么会有蘑……”许星程转过头来,话说到一半,看着罗浮生嘴贱地叼着蘑菇,惊奇地说,“还真的有蘑菇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罗浮生顿了顿,把嘴里的草菇吐出来,笑着说:“连你这个留学生都不知道海里会有蘑菇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……
        草菇精听不见这些愚蠢的人类的话,只有出奇的愤怒。
       人类都是些什么劣等生物!
       莫名其妙的被封印和再次封印,甚至还被吃了(*`д´)
       草菇精狠狠地咬了罗浮生一口,又滚进了海里。
       罗浮生挠了挠头,又想捞出草菇。
       这回不得了了,一伸下手,罗浮生就感觉到痛意。
       逐渐的,一个男人缓缓浮出水面。
       当男人抬起头时,罗浮生在心里倒吸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这真是一个大美人——尽管是个男的。

       若要用文邹邹的话来形容,大概就是“手如柔荑,肤若凝脂,眼含星辰”。

      这样的大美人此刻有些奇怪——他咬着罗浮生,眼里盛满气愤。

      罗浮生和许星程交换了个眼神,都觉得有些奇怪,然而他们还是把他拉上了船。

     “这位先生,请解释一下你出现在海里的理由。”许星程露出自认帅气和蔼的笑容。

     “他吃过我!”大美人的声音也很好听,有些低沉,这句话说的却是委屈巴巴的。

       剩下两人都被吓了一跳,气氛马上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 “你不要乱说!”罗浮生大声地吼。

       许星程露出了了然的表情,仿佛在说,“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确有其事”。

      罗浮生这小暴脾气,瞬间就炸了,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 大美人委屈巴巴的说:“就是因为你我才出现在这里的!”

    “那这位先生怎么称呼呢?”许星程不信任的瞥了罗浮生一眼,然后温柔的对大美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鄙人姓沈,单字面。”沈面很有礼貌地说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啊,”许星程笑着自我介绍,“我叫许星程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不知不觉,他们就靠岸了。

     尽管在船上罗浮生沉默不语,然而下了船,他就直接拉着沈面走了。

     他把沈面带到一个小巷里,一推,一摁,就完美的壁咚大美人沈面。

     他手里滑出一把小刀,贴在了沈面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罗浮生看着沈面的眼睛,露出了邪笑,说“你污蔑说我吃了你,我是不是该真、的、吃、了、你、啊?”

       沈面不自觉撅起嘴,委屈的回答:“你真的吃过我啊。”

     “喝!”罗浮生被气笑了,“我什么时候吃过你!难不成你是刚刚的蘑菇啊!”

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!”沈面睁大了眼,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  “蛤?”罗浮生的刀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接下来,昏暗的小巷子里,两个帅气逼人的帅哥就默默地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很久,很久......

     “你说你是蘑菇精?”罗浮生颓废的蹲坐在地上,抓了把头发。

     “我是草菇......”沈面还沉浸在掉马的蒙逼中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......”罗浮生接受的一点都不良好,站起来拍墙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吃过我,还知道了我的身份,你就得负责。”沈面理所当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罗浮生懵逼ing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比刚刚那个人要帅。”沈面说,“还好是你吃的我,如果是他,我一定会耗尽修为杀了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喂!”罗浮生没想到还会有人觉得他比许星程好,心里有点莫名的欣喜。

      沈面嗅了嗅,然后淡定的开口,“你身上血腥味还挺重的,是不是有伤。如果你养了我,你以后受在重的伤也不会死,甚至你可以永生。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罗浮生没反应过来,只是下意识地回答了前半个问题。 

      沈面捧起罗浮生的脸,一口咬到了他的嘴上。

      血腥味在他们的嘴里蔓延。

      白光在他们的周围晕染开,无形的风轻柔的拂过两人,带动他们的发丝飘扬。

      罗浮生睁着眼,面前之人,恍若谪仙,在他心湖投下了一粒石子,泛起层层涟漪......

     碰——

    罗浮生正对着声音的出处,那是许星程和洪澜......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