蘑菇里阿里

补剧开封府后

我想给编剧跪了

我才看到14集,追的两对cp【喂奶、包袱(包拯*刘复)】都死了

黑人问号.jpg



于是...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刘复聪明。

    唯一的错,就是相信了“老实”的包拯。

    于是他死了。

    在阴天。




    刘复初次见到包拯是在自家听雨楼门前。

    包拯和那个冷清一起打。

    当时只觉得黑的?这么恶心,一起打了顺心。

    没想到过了一阵子就又碰见了。

    还有带绿帽之仇。


    是小爷的媳妇,跑,不,了!

    然后......

    啧!真黑。

    啧!打了。


    这时冒出刺客,刘复可够吃惊:

    黑包子这么快就有人想杀了啊。(谁敢杀小爷?)

    我居然救了黑包子一命!

    我差点就被连累了?!




    之后,刘复更加气了。

    姐姐居然让这么个黑傻子寸步不离自己!

 


   

    刘复当然还是不信有人敢杀自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刘复一路叫嚣,想让凶手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你看不是没人嘛!刘复挑衅地朝着包拯笑。


    一路到了尹府。





    尹雨柔嚷嚷着喜欢包拯。


    “你居然给小爷戴绿帽?!”刘复心里门儿清。尹雨柔想干什么,他还能不知道吗?可笑。

    只是兴起,开个玩笑罢了。

    是小爷的,走不了。

 

    但是最后居然变成了让刘复在青楼里找个姑娘给包拯当媳妇,并为包拯垫付娶妻的花销,还要让刘复给自己一万两银子的嫁妆。


    刘复感觉有点不对,但钱嘛,小爷多的是。




    抚琴的子雨是个美人儿,黑包子还是有眼光的,然而子雨这女人这么不识趣,居然还当什么贞洁烈女?


   “啪啪啪。”打昏了子雨,刘复倒没什么想法,毕竟这就像他吃饭一样稀疏平常。


    然而包拯看在了眼里。




    他的一只耳朵没了,让刘复认清了现实——有人想杀他。


    这时候,他谁都不信。


    所以他才没中盒子的暗器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子雨灌他酒的时候,他顺从的装醉。


    他对子雨早就有怀疑了。



    然而,子雨没下手。


    她嘴里的“杀了他,杀了他”可疑的很。


    但救过他一命的黑傻子为她开脱了。


    黑傻子与不会骗人,这在刘复心中是有等号的。




    包拯说,想杀他的人都是曾经来妓馆和他寻欢作乐的人,因为他们和他有利益关系,但朝廷现在正大张旗鼓调查国库亏空,他和他们都和国库亏空案有关,所以他们害怕了,要杀他灭口。    


    刘复很纠结,但还是选择相信救了他一命的黑傻子包拯。


    他带包拯进入到了自己的小金库,并把他和众贪官分贪国库银两的账本也拿了出来。



    之后,包拯用一场游戏,使那些酒肉朋友自相残杀时,他真的怕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想杀他。

    只有,只有包拯在帮他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有点卑微的想留住包拯。



    包拯仿佛是他世界的最后一束光。


    楼下烟花闪的绚烂,模糊了所有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但是当务之急,是杀光这些想杀他的人。



    几个白衣女子突然出现。


    挑了所有人的面具。



    包拯说真正想杀他的人来了。


    他脑中闪过了一条抓不住的讯息。
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 是张德林的人。

    他向姐姐痛斥。

    


    结果,所有人都想杀他。


    张德林。

    王延龄。

    还有......

    包拯。



    呵呵。


    他被关进了牢里。


    他感觉恶心,自己曾对包拯上升的一丝情谊。


    


    这回尹雨柔给他带绿帽他是真生气了。

    狗男女!

    他的叫嚣被狗男女忽视的彻底。



    郭淮来接他了。


    所有委屈都可以宣泄出来了。




    “我要你们两个一起死!”刘复冷哼,内心划过一丝不爽。



    包拯对他说:“走好”。



    那个眼神里,有话。




    刘复死了。

    在阴雨天。    


扛起生面大旗

私设如山
    假如在面面爆发之前,罗浮生干掉了菠萝头成了大佬。

    “老板,”手下甲恭恭敬敬的向罗浮生鞠躬,“沈面找到了。”

    “哦?”罗浮生勾着嘴角,眼底浮过一丝喜意,然后就自顾自的走去见沈面了。

     沈面受了伤,脸上有几处划伤。

     所幸没大碍。

     只是可惜了一头黑发,变白了。

     不过,如玉美人,一头白色长发凌乱的散在床上,反而有种凌虐美。

     罗浮生忍不住就蹲下,托起他的一缕头发,发笑。

     但是罗浮生马上打算离开——否则他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住不做出一些禽兽不如的事。

     然而罗浮生刚要走,沈面突然诈尸般醒过来,抓住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 “老板......”

      罗浮生好奇,歪了歪头,又蹲了回去。

      结果沈面突然勾住罗浮生的脖子,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吧眨了眼睛,有点懵。

      但他很快就回过神,把沈面给推开,挑起了嘴角,“宝贝儿,你可是有伤啊,乖~”

      沈面无意识的嘟了嘴,盯着罗浮生。

      几秒后,沈面的伤就全不见了。

      沈面又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这才闻到一股淡到极致的酒味。

      这是喝醉了啊。

      罗浮生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 他心想,酒后乱性,人之常情嘛,便环住沈面,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  沈面是个新手,对罗浮生这如狼似虎般的吻技真真是挡不住,马上就软成了一滩泥。

      他顺势将沈面压到床上......

     

    我还没成年233333
     不能开车
    (小声bb)有大佬带我开车吗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开始是用手机码的,所以特别短,就删了重发了。(#^.^#)


沈夜尊*烛九


         龙大有个传奇人物,叫沈夜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不要吐槽他名字中二,因为他这个人更中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他之所以传奇,是因为他很厉(变)害(态)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首先,他替一个妹纸的衣服做宣传。结果那个妹纸现在是一线的设计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那个妹纸叫鸦青,是设计系一朵璀璨的奇葩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她酷爱用羽毛的来装饰衣服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红毛,灰毛,黑毛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咳咳,扯出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第二,他替一个卖水果的大叔宣传,结果,那个大叔现在已经成为了网红水果店老板,特别赚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第三,他长的特tm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这才是重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#^_^#


         说这么多,接下来就该由我这个旁白君来自我介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我叫烛九,是个忧伤的富二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总想当拯救世界的大英雄,结果被绑架了一次后,我就决定放弃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,不值得拯救!


         至于我为什么要介绍沈夜尊,是因为,我、要、他!


         咳咳,别误会,是要他进我们公司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向我这种忧伤的富二代,就是为了这种人上大学的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天很蓝,草很绿,是个挖人的好日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烛九满脸深沉,靠在教室门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呦,这不是阿杀吗?”突然一个含糊的声音响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赵云澜?”烛九头上爆了个“井”字,“不要叫我阿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拿出嘴中的棒棒糖,勾住烛九的脖子,笑嘻嘻地说“谁的青春不脑残?我们要直视过去嘛,阿杀~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来这里?”烛九打算跳过这个话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是来接小舅子的~”赵云澜松开手,向刚出来的沈夜尊招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沈夜尊一脸嫌弃地走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烛九尽管在校论坛里看见过,但还是晃了晃神。


         夜尊长的是真的好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是那种坏坏的好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白皙,卷发,拥有星空的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明明长的是这样温润尔雅的样子,却让人一眼就知道他斯文败类的本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是你来,我哥呢?”夜尊不满的嘟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是无意识的,所以更加显得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反正不管怎么说,烛九是被萌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烛九感觉这个世界又值得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不会再想着拯救世界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正是他愣神的时间,赵云澜和夜尊已经准备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烛九出声挽留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?”赵云澜转头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烛九嫌弃的撇了一眼,对夜尊开口说,“旁友,愿意来我们烛氏集团工作吗?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哇哦~”赵云澜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嗬。”夜尊不屑的说,“吾岂与汝等同流。”说罢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烛九的眼睛亮了亮,这……是他的知己啊!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他就下定决心,要真正的开始挖墙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为此,他开始跟赵云澜等人重新搞好关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知道赵云澜家有只猫,就时不时拿小鱼干来拜访赵云澜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但奇怪的是,烛九就没见到过那只猫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就只好换了一个思路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因为赵云澜擅长书法,所以他就送赵云澜各种笔墨纸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但是,赵云澜在他改变策略以后,就经常用沧桑的语气婉拒他的来访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,赵云澜这条路,玩完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这条捷径走不了,就只好绕路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找到了鸦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鸦青喜欢羽毛。就找人拔了许多羽毛送给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然后他就被鸦青轰出来了,旁边站着个小姑娘,怜悯的眼神,花仙子的品味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  烛九他放弃了,直接去堵夜尊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对夜尊说:“旁友,要来开拓我们的世界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夜尊他答应了,没错,夜尊他答应了!




          Why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让我们用夜尊视角回顾前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他到底是比我重要,呵。”沈夜尊冷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沈巍一脸无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好,那以后,我一定让你后悔莫及!”沈夜尊拿上手机便起身要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。”沈巍依旧是无奈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回来了。”沈夜尊出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碰——” 

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简而言之,烛九捡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烛九和沈夜尊就开始了他们的争霸之旅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过了五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们抢过了烛氏集团,吞并了N个公司,成了一个新的传奇——龙城小骄傲(划掉)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现在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大佬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是,其中一个大佬烛九发现了自己有点不对劲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工作的时候想夜尊,他下象棋的时候想夜尊,甚至这段时间睡觉的时候也想夜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烛九明白自己完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喝了很多酒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醉醺醺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想夜尊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夜尊,我喜欢你。”烛九冲动的说出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巧,我也喜欢你。”夜尊是这么说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以后就是你的男朋友啦!”烛九笑得特别开心。以至于没发现对方语气到底是多么冷静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,他们的关系确立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烛九每天都像个小媳妇似的天天念叨夜尊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直到有一天,他突然发现,自己和夜尊就连牵手都没有过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学会冷静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夜尊从来没有拒绝过他的邀请,但从来没提出过邀请;夜尊钱包里的照片是一张他和他哥哥的照片,而他的视线永远在他哥哥身上;他有一次喝醉酒,嘴里念叨的是他哥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呵。”烛九看着象棋发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你还能活3个月吧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夜尊,如果我哪天死了,你就专门去赵云澜家请他吧。”烛九开玩笑的说,“毕竟他可是见证了我的青春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假的,是为让他可以理直气壮地去他哥哥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过烛九感到荒谬,自己何必呢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算了,都要死了,当回圣母又没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烛九没活过三个月。
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沈夜尊如烛九所愿,见到了自家哥哥。





接下来是夜尊视角啦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次离家出走,其实不是怄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忍受不了自己的哥哥跟其他外人秀恩爱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沈巍也有些发现他的感情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已经很危险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赵云澜在水中抽筋后假装抽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沈巍救了赵云澜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理所当然的离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然后他就遇上了烛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烛九对他的小心思,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种眼神,他在镜子里见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沈夜尊答应烛九,是为了拿个挡箭牌,他想回家见沈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但他没想到,烛九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个喜欢拿象棋装逼的人,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个喜欢他的人,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,似乎不太习惯这个世界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接上一个做梦梗。


         赵小澜梦到自己成了一朵小水仙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天天站在河边欣赏自己的美貌(帅气)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天呐,我怎么能这么帅?”赵小澜沉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动了动,不小心踩到一块石头,摔进了河里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扑通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 一个黑影掠过,将他捞了上来,然后瞬间消失。
         赵小澜偷笑了一下,然后又掉进河里几次,都被黑影捞上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 直到第N次,他眼疾手快的摘下了黑影的面具。
         但是——他醒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艹”赵云澜睁开了眼,低声咒骂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  此时此刻。
         沈教授:不行,媳妇的腰好软_(:з」∠)_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要忍不住去找他了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
        这天,赵云澜做了一个春梦,与沈教授一起嘿嘿嘿。
       然而他并不知道,正版沈教授,正在远处面红耳赤的观看,并在心里下定决心要让他明白,谁才是上面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 

赵云澜视角:

       赵云澜有个天大的秘密——他是个重度脸盲。

       至于他为什么能想起事情发生后那个最不起眼的人,归功于两点:

1.他聪明

2.他超强的直觉

      正是因为他脸盲,所以才显得沈巍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  他看得清沈巍的脸。

      并且他能深刻的认识到沈巍长得很好看。

      沈巍长得就是他梦中情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这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  赵云澜嗤笑,“当然是追啊~”

      于是乎,赵处的日常就变成了“上班打卡摸鱼调戏沈教授,下班微信疯狂撩骚沈教授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沈教授,案子破了,我请你吃饭吧~(○’ω’○)  ”

       “沈教授,我这有一批古书,放我这没用,送你好了。(* ̄︶ ̄)”

       “沈教授,今天林静送了两张电影票,一起去呀  ⁄(⁄ ⁄•⁄ω⁄•⁄ ⁄)⁄. ”

       “沈教授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还是有理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沈巍一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目前的案子都和他有关,这一定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当他坐到审讯室里时,看着沈巍轻蹙眉头说没有,他就理智地划掉了怀疑两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的第六感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没过多久,他就发现沈巍就是黑袍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在心里给自己的第六感点了36个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并且从此他对沈巍就更肆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妈要是知道我们关系这么好,肯定高兴!”所以快嫁我吧≖‿≖✧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里这么乱,就麻烦沈教授了~”媳妇儿真贤惠\( ̄▽ ̄)/

        “沈教授这么好,我怎么舍得放手?”快嫁我快嫁我,媳妇儿!✪ω✪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沈教授只好说:“我加(嫁)入特调出。 (* ̄∇ ̄*)”


沈巍视角:

       沈巍有个暗恋了一万年的小澜孩,叫赵云澜。

       他好几次忍不住,就偷偷跑进赵云澜的梦里。

       赵云澜的梦里,人脸都是一块白板,所以沈巍只好偷偷藏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百密一疏,还是有一次被赵云澜给看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赵云澜对他露出了一个坏笑,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。

      沈巍脸一下子就烧了,急匆匆就逃出梦里。

      他从那以后,连赵云澜的梦都不敢进了。

      但是没过多久,他们就又相遇了。

      赵云澜使劲撩,他使劲躲,因为他知道,如果他们在一起,赵云澜会有多危险。

      命运却是执意要将他们搅到一起。

      沈巍怎能抵挡住?

      好吧,我一定能护着你。

      沈巍朝着每日摸鱼撩他的赵云澜暗想。

      然后他笑说:“我加入特调处。”



赵处瞎了后嘿嘿嘿的可能性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似乎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我们的赵处是感受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他现在还是个瞎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并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发现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层密密麻麻的字,有红的,有黑的。且字是人的功德,红的是得,黑的是损。

        赵处现在是个开了天眼的瞎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娱自乐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沈巍不禁有些气急,都这样了,还这么无厘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冲动,他抢过了赵云澜所谓瞎了要借酒压压惊的酒,一口闷了。

      “诶呦,黑老哥对我感情这么深啊,一口闷啊,哈哈。”赵云澜一笑,就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。面若桃李的赵处不免让心怀鬼胎的沈巍呼吸一滞,甚至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   沈巍脑子里这时已经被酒精给麻醉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于是,他将躺在沙发上的赵云澜公主抱起,轻轻地放到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他摸了摸赵云澜的脸,然后温柔的亲了赵云澜无神的眼睛。沈巍皱了皱眉,起身,怕自己沉沦。

     “黑老哥就打算走了?”赵云澜坐起,凭着流动的黑字,一把抱住沈巍,然后把他压到床上,然后笑嘻嘻的说,“来,让我来教教你。”之后俯身亲下。

       从下巴开始,向上一寸一寸标记着自己的领地。

       手下也没空着,一颗一颗,慢慢解,时不时还蹭一下沈巍的皮肤。

       就这样,慢慢,慢慢,沈巍怎么忍得住,一下子翻过来过来,开始脱赵云澜的衣服。其实说是脱,倒不如说是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沈巍就赶上了赵云澜的进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这时还没意识到一件事,开口笑道,“呦,美人这是要自己动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巍顿了一下,脸上浮出一片红晕,说:“嗯,我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后他就更加努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陷入了云巅。
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爽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为了自己的小美人,他断断续续地说:“你......去......啊!拿......在......唔~左边柜子里......的......嗯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沈巍就算在床上,也知道有些时候该听老婆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沈巍手一伸,就拿出来了。沈巍看着那个小瓶子,手有些抖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时赵云澜还没搞清状况,笑着说:“你不用害羞,来吧,给我,我......”帮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还没说完,赵云澜就叫了一声,因为沈巍把东西送进了他的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他这时开始有些明白了,两人的思维不在同一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然而还等不及多想,沈巍已经红着脸,将自己的棒子插进他的后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之后,就是一夜的红浪了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就是新的风和日丽了~